悠希

總裁夫人與她的損友出門趴趴走的故事 02

四個人慢慢從一樓搭著手扶梯到了地下一樓,禧看到了一旁的夾娃娃機

「吶吶!我們去玩那個好不好!」
禧還是一臉幼稚園的屁孩看著其餘三人

「「「隨你......」」」
三人同時嘆了一口氣,一臉'已經無可救藥'的樣子看著禧

「耶伊!!!」
屁孩禧立馬從手扶梯衝了下去

「「「唉......」」」
三人又同時嘆了一口氣

—在夾娃娃機前—

「喔喔喔!!在前面一點!」
「不對!在後面一點!」
「白癡啊!是要在左邊一點!」

「呃.....不是我在玩嗎.....??」
禧無語的看著剛剛放生自己的三人

「「「別吵!繼續!」」」

「喔哦........」
禧雖然心裡無限吐槽,但還是乖乖的操控著搖桿

「對對對!在前進一點」
「等等!在左邊一點點」
「喔喔喔!就是那裡」
「知道啦!」
禧用力的拍下按鈕,四個人八雙眼睛一直緊盯著玩偶,緊張的吞了吞口水,並期盼它能快點掉下來

「匡噹」

「喔喔喔!」
「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

呃.....這就是四個女大學生因為一隻玩偶掉下來,而興奮的狂打夾娃娃機的畫面

等等!!這個情景好像在哪裡遇過??
啊啊啊!!跟高中時期一樣ㄟ!
當禧用十塊夾到了MP3那時的情景是一模一樣的啊.......
那時還有一位老伯伯有點傻眼的看著我們,其實挺尷尬的....

興奮過後,最先回過神來的言兌拍拍其餘三人的肩
「咳咳.....克制一下吧....太顯眼了點....」

「嗯咳.....好像是啊....」
月㦊把自己誇張的表情收了收
看向了剩下的兩人
「妳們也該克.......」

「喔喔喔!!夾到了啊啊啊!」
師若靈跟禧兩個還在像個幼稚的屁孩亂吼亂叫,還把玩偶向上丟

周圍越來越多人向這邊看過來,像是看到了某種稀珍動物一樣

「夠了!別丟人現眼了!」
月㦊分別在師若靈和禧的頭上送了一顆拳頭

「「痛痛痛......暴力....」」
師若靈和禧捂著自己的頭小聲的說著

「妳們說了什麼啊?」
月㦊笑著抓住了兩人的肩膀問道

「「沒...沒什麼....呵呵...」」
師若靈和禧兩人乾笑著回答

(先不說她是笑著問我們,她背後的殺氣都要濃到能實體化啦!!)

(嗯嗯!好可怕啊......)

(我們還是不要惹她生氣好了.....)

(說的也是.....)
以上是師若靈和禧的眼神對談

「我們還是快去家O福裡吧!」
言兌在一旁催促著

To be continued .......

總裁夫人—月㦊&她那群損友

我來試試看好了~~(_ _).。o○



這是一個總裁夫人—月㦊&她那群損友出去四處趴趴走的小故事

「誒!誒!難得我們四個都出來玩,要去哪裡玩啊??」
言兌在一旁問著之後的目的地

「對啊!真~難得啊!某位總裁夫人好不容易被她老ㄍㄨ.....不對,是未婚夫放出來了!!」
師若靈在另一邊一臉欠揍的笑著

「妳!!!」
月㦊的臉瞬間漲紅,不知是被氣紅的,還是在害羞...

「我又沒有指名道姓啊~」
又是一臉欠扁的師若靈不怕死的繼續說者

「啊啊啊啊啊啊!!!!」
月㦊死命的抓著師若靈的領子搖啊搖

「噗哈哈哈,又開打了啊~~」
禧也是一臉欠揍的笑著

「妳也是!別吵,一旁吃土去!」
月㦊用近似崩潰的臉看著禧

「好啦!好啦!別吵了,先想想我們要去哪吧!」
言兌拍了拍手,停止了幼稚的爭吵

「我我我!我們去家O福好不好?!」
禧一個人超High的喊著

其餘三人一臉看著5歲小孩的樣子看著她

「妳真的是去上癮啦?!」
師若靈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禧

「當然啊!超~好玩的!!」
禧像個幼稚園的屁孩繞來繞去

「夠了!別在繞了,頭都要暈了!所以我們去家O福嗎?」
言兌使勁的扣住禧的頭,並詢問其餘2人的意見

「「隨便!」」兩人竟異口同聲的說了

「那就前往家O福啦!出發!」
禧立馬掙脫言兌的魔掌,一口氣向前跑去

言兌看似頭痛的扶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怎麼像是媽媽帶小孩子出門啊....」

月㦊&師若靈拍拍言兌的肩

「「節哀」」

~ ~ ~ ~ ~ ~ ~ ~ ~
到了家O福 —

「好久沒有大家一起來這裡玩了耶....」
師若靈感嘆的說,半眯著眼看著遠方

「對啊...自從我們上大學後,一個在東,一個在西,一個在南,還有一個在北啊.....根本沒辦法聚在一起啊....,還有一個被自家老ㄍㄨ...未婚夫纏著..」
禧跟著師若靈一起看著遠方,最後一句講得較小聲,但是還是足以讓四個人都聽得到

「妳!!好煩啊啊啊啊!!」
月㦊崩潰的對著禧怒喊

「喔喔喔!!!好像我啊!啊哈哈哈哈!」
禧一副笑死人不償命的對月㦊狂笑

「笑你個頭啊啊啊啊啊!!!我要捏死妳!!」
月㦊一臉鬼灯看到白澤的樣子(某知名動漫),伸手掐住禧的脖子

「月㦊,冷靜點,妳的形象!形象!形象!」
言兌試圖讓月㦊冷靜下來,不過看著禧的臉,擺明就是在說自作孽不可活的樣子

「形象??她還有嗎?」
師若靈一副'妳在開玩笑嗎?'的樣子看著言兌

「呃......好像沒有」
言兌一臉惋惜的看著月㦊

「妳們是怎樣啦!一直嗆我就對了,妳們那些小拇指腦袋就有比較好嗎?」
月㦊一臉鄙視的望著被稱為小拇指腦袋的三人

(啊.....忍耐已久的毒舌月㦊爆發了!!!)
三人的心裡os竟異'心'同聲了!

「呃....別吵了啦...好丟臉啊...」
言兌用手遮著自己臉

「羞恥心?妳還有這種東西?」
月㦊還是用一臉鄙視的樣子看著言兌

「唔呃......」
言兌捂著胸口,心裡的HP似乎招到萬點的爆擊

「好了啦,我們去看看哪裡可以玩吧」
師若靈出聲制止了月㦊的毒舌攻擊,並拍拍言兌的肩說
「妳....加油...」

「加油個屁啊!!!」
言兌的玻璃心似乎碎成了渣渣

To be continue..........